2019走投无路兄弟
<rp id="77blt"><th id="77blt"><del id="77blt"></del></th></rp>

      热点推荐:

      励志文章?|?
      • [季羡林散文]季羡林《黄昏》

        黄昏是神秘的,只要人们能多活下去一天,在这一天的末尾,他们便有个黄昏。但是,年滚着年,月滚着月,他们活下去有数不清的天,也就有数不清的黄昏。我 ... [更多详细]

        发布日期:2016-03-26
      • [季羡林散文]季羡林《年》

        年,像淡烟,又像远山的晴岚。我们握不着,也看不到。当它走来的时候,只在我们的心头轻轻地拂,我们就知道:年来了。但是究竟什么是年呢?却没有人能说 ... [更多详细]

        发布日期:2016-03-26
      • [季羡林散文]一个老知识分子的心声

        按我出生的环境,我本应该终生成为一个贫农。但是造化小儿却偏偏要播弄我,把我播弄成了一个知识分子。从小知识分子把我播弄成一个中年知识分子;又从中 ... [更多详细]

        发布日期:2016-03-26
      • [季羡林散文]赋得永久的悔

        题目是韩小蕙小姐出的,所以名之曰赋得。但文章是我心甘情愿作的,所以不是八股。 我为什么心甘情愿作这样一篇文章呢?一言以蔽之,题目出得好,不但实获 ... [更多详细]

        发布日期:2016-03-26
      • [季羡林散文]新年抒怀

        除夕之夜,半夜醒来,一看表,是一点半钟,心里轻轻地一颤:又过去一年了。 小的时候,总希望时光快快流逝,盼过节,盼过年,盼迅速长大成*人。然而,时光 ... [更多详细]

        发布日期:2016-03-26
      • [季羡林散文]八十述怀

        我从来没有想到,我能活到八十岁;如今竟然活到了八十岁,然而又一点也没有八十岁的感觉。岂非咄咄怪事! 我向无大志,包括自己活的年龄在内。我的父母都 ... [更多详细]

        发布日期:2016-03-26
      • [季羡林散文]迈耶一家

        迈耶一家同我住在一条街上,相距不远。我现在已经记不清楚,我是怎样认识他们的。可能是由于田德望住在那里,我去看田,从而就认识了。田走后,又有中国 ... [更多详细]

        发布日期:2016-03-26
      • [季羡林散文]学习吐火罗文

        我在上面曾讲到偶然性*,我也经常想到偶然性*。一个人一生中不能没有偶然性*,偶然性*能给人招灾,也能给人造福。 我学习吐火罗文,就与偶然性*有关。 说句 ... [更多详细]

        发布日期:2016-03-26
      • [季羡林散文]我的老师们

        在深切怀念我的两个不在眼前的母亲的同时,在我眼前那一些德国老师们,就越发显得亲切可爱了。 在德国老师中同我关系最密切的当然是我的Doktor-Vater( 博士父 ... [更多详细]

        发布日期:2016-03-26
      • [季羡林散文]在饥饿地狱中

        同轰炸并驾齐驱的是饥饿。 我初到德国的时候,供应十足充裕,要什么有什么,根本不知饥饿为何物。但是,法西斯头子侵略成性*,其实法西斯的本质就是侵略, ... [更多详细]

        发布日期:2016-03-26

      栏目排行

     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

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